中国旅游网
  当前位置:  中国旅游网>>>>自助旅游>>中国自助旅游>>正文

肯尼亚的野性天堂

打印

  八月,我从蒸笼般的广州,飞经香港、曼谷和阿联酉的阿布扎比,在肯尼亚当地时间的清晨5点多飞抵内罗毕。看到机场里来接机的当地人个个都穿着厚厚的外衣--"凉爽的赤道",这是八月的肯尼亚留给我的第一印象。

  追逐乞力马扎罗的雪冠

  肯尼亚东南部的安博塞利国家公园(Amboseli National Park)距内罗毕240公里,位于肯坦边境上,公园面积392平方公里,在肯尼亚的国家公园里算小的,但由于其邻近非洲之巅乞力马扎罗山(Kilimanjaro),从而游人不断。   进入公园后不久便走上了一片很大的干涸的平地,原来这是安博塞利湖底,雨季时才有水。正午烈日当头,地上热气腾腾,远处海市蜃楼,小型龙卷风此起彼伏。我们订的安博塞利旅馆紧挨坦桑尼亚,就位于乞力马扎罗山脚下。因为对乞力马扎罗向往已久,进入安博塞利不久我便不断问乞力马扎罗在哪里,最担心的就是云太厚看不到乞力马扎罗,可司机Mike老说先吃午餐再去看山。其实过了干涸的安博塞利湖后不久乞力马扎罗就已经在前方了,只是真的因为云太厚了只看到山麓看不到雪顶。   虽说乞力马扎罗山高近6000米,但由于我们所站之处海拔已有1120米,且山型很宽很平缓,所以看起来并不显得很高。乞力马扎罗是一座仍在活动的火山,山型与富士山有点儿相近,山体对称,山顶处较平,但终年白雪皑皑、寒冰覆盖,与山下的热带草原景色迥然不同。   下午出门时见雪顶仍在云中,可是车开出去不久,云就慢慢退去一些,海明威大加赞颂的乞力马扎罗的雪顶真的就如少女拂去了面纱般从云层中露出来了,冰清玉洁、银光闪烁,引来大家一阵欢呼。云彩飘渺,雪顶时隐时现,而且造型也东西南北各不同。日暮归途中,夕阳映照下,乞力马扎罗雪冠竟是一片温柔浪漫的粉红色。   据《科学》杂志上的预测,乞力马扎罗山上的冰川到2020年将全部融化。真不知哪天再也看不到乞力马扎罗的雪了。

  天国之渡

  马萨伊马拉自然保护区(Masai Mara National Reserve)位于坦桑尼亚塞伦盖蒂(Serengeti)国家公园以北的肯坦边境上,总面积达1500平方公里,是肯尼亚最著名的保护区之一。   我们在马萨伊马拉的3天里,天天都有蓝天白云、黄草金树、角马斑马、狮子猎豹、日出日落。我不知该如何形容马萨伊马拉草原,广袤的?辽阔的?无边的?深远的?金色的?……总之美得令人窒息。就如同丹麦女作家卡伦?布利克森《走出非洲》一开始就描述的那样:"它既无任何臃肿处,也丝毫不显得奢华。这是地地道道的非洲风光。"   旱季里热带草原上的草又高又壮、金黄一片,倒三角形的金合欢树如一颗钻石孤立于其中。草原是那种野火烧不尽,微雨落又生,昨天还是灰烬的黑土,傍晚一阵小雨后今天已铺上嫩绿的地毯。Mike说,雨季时的草原是另一番景色--柔嫩的绿色、无边的绿色,只是水多得把路泡没了,小桥也冲没了,行车十分困难。   根据当年的雨量和大象的数量,马萨伊马拉的植物分布在移动变化中。不同的食草动物消耗不同的草木,或是草木的不同部分,例如角马吃黄草,斑马吃草根,瞪羚吃青草,大象吃草和小树,长颈鹿吃高树。大象爱吃草,但草没了就吃Teclea树叶,草地与灌木丛在相互影响着,雨季后长出很多小树,但又被动物吃掉。每年七八月份旱季,从南边坦桑尼亚过来很多角马斑马瞪羚,把草地剪一遍,雨季时它们又回到南方去。没被吃光的草地被公园管理人员用火烧掉以便让草地有足够的肥料长出新一轮的嫩草。   草原上有一条不宽的马拉河(Mara river),终年有水,两岸树木茂密。作为一条河,马拉河不怎么起眼,更算不上世界第几大河,但它在肯尼亚,在非洲大草原,却是举足轻重的。   马拉河里泡着河马群,岸边散伏着尼罗鳄,一条巨蜥正在啃扯着腐烂的角马。据介绍,两栖的河马皮肤上没有汗腺,极易脱水,所以只好老在水中泡着。我们看到最多的是它酱红色的头和背,其实河马是在晚上上岸吃草的,如果能够晚上到河边来,就可以观其五短身材了。   在马萨伊马拉最激动人心的就是百万角马过河,可惜我们没能看到,据说那时的马拉河将不再平静,河水也不仅是泥黄的,而是泛滥这片片殷红的血色--角马被鳄鱼咬伤了。难怪马拉河被称为天国之渡。

  最庞大的原驻种族

  当我们正为马萨伊马拉金黄的草原、金绿的合欢树所陶醉时,忽然发现了对面山坡上黑压压的一大片角马斑马群,数量之巨大令人头皮发麻。我们大呼小叫地让Mike停车拍照,但Mike依然我行我素全速前进,并甩过来一句:别急,今后三天你们都是看这些。   这次旅行令我对食草动物有了新的认识,那就是食草动物不仅是以草和树叶为粮食,而且在它们一生中食草的时间占去了很大比例,特别是角马和斑马。据说马萨伊马拉有150万头角马,50万头斑马,对于他们来说,生存的目的似乎就是吃草和被吃掉。我们见到的斑马吃得肚子滚圆,把身上的黑白斑纹撑得宽宽的。角马的肚皮也是圆的,不过由于其皮色褐灰,又其貌不扬,肚子并不明显。   来到肯尼亚才知道斑马有3种。我们常见的这种叫普通斑马,圆润淳厚,成群成片。后来我在动物孤儿院看到了狭纹斑马(Grevy's zebra),身上的条纹名副其实地窄,更让人眼花缭乱。   斑马多是排成一条单行队等距离前进,拖着长长的队伍,而角马喜扎堆如无头苍蝇般乱窜,估计角马的智商比斑马还低不少。角马的体形和色泽都只能归入中下水平,黑褐色,面目不清,有人说是个牛头马面的四不象。其实角马并不是马,它的另一个名字叫牛羚,是牛科动物。   角马与斑马是好伙伴,角马吃长草,斑马则啃草根。常常看到小部分的斑马插在大部分的角马中,稍有风吹草动,机警的它们就四蹄乱飞,无头苍蝇般乱奔。那角马斑马群之巨大,当他们行进时就如同一片岩浆在流动,乱奔时地动山摇,蹄声如命运敲门,真正的万马奔腾。

  百兽之王的杀戮时刻

  狮子在肯尼亚很有地位,国徽上就站立着一对象征"力量、勇敢和自由"的雄狮。不论是在马萨伊马拉大草原,还是在安博塞利乞力马扎罗脚下,我们都近距离地看到了活生生的狮子,而且还看到了狮子妈妈带着两只幼狮晒太阳。Mike说我们很幸运。   临近黄昏,我们看到了面向远方伏在草丛中的3只狮子,我们的车就停在狮子后面几十米。狮子的毛色与草色一致,草很高,狮子坐着,我们只能看到狮子的头和背的一半。他们轮流向前移动,相互之间保持十米左右的距离,形成了一个镇定、缓慢向前移动的队形。远处有几十头的水牛,我猜想这是狮子的进攻目标。原打算看一场惊心动魄的弱肉强食,但暮色渐浓,最后只能目送狮子隐没在黄色的草丛中。   次日清晨7点,我们又开始倾巢而出。在茫茫的草原中,可以隐隐约约看到若干观光车在蠕动。早上的太阳刚刚升起,我们就找到了4头年轻的雄狮,其中两只趴在蚁塚上晒太阳,两只藏在草丛里。这时有7条斑鬣狗(Spotted hyena)有组织地向草丛中的狮子围攻,越逼越近。狮子从草丛中扬头站立起来,我们才发现狮子嘴里叼着斑马的两个蹄子和一片黑白皮毛,看来昨晚月黑风高之时一定发生了一场生死搏斗。   斑鬣狗围攻的目的是要与狮子抢食。而由于斑鬣狗的干扰,狮子也吃得不安心,只好叼着斑马转移。别看斑鬣狗个头只有狮子的四五分之一,但狗多势众,狮子还有点儿怯呢。   这时两只晒太阳的狮子过来帮忙,略走几步就轰走了围攻的斑鬣狗。狮子刚想再坐下来休息时,斑鬣狗又包抄过来,发起新一轮进攻。狮子在前斑鬣狗在后,也许狮子吃得差不多了,在一进一退,一张一弛中,居然让一只斑鬣狗抢走了一只斑马蹄子。此时的狮子似乎突然有了怒意,但转瞬又倦怠了下来。那叼食的狮子在同伴的护卫下向远处走去了,神情中颇有几分蔑视和烦躁过后的无奈。

  夜半树顶窥食盐大会

  距中央省会涅里(Nyeri)六七十里阿伯德尔(Aberdare)自然保护区内的树顶旅馆(Treetops)是南非之行中不可不到的一地。旅馆前后各有一水塘,供动物饮水和戏水。工作人员把盐洒在水塘边,夜晚,旅馆打开射灯照亮水塘,等候舔盐成性的动物。动物们舔一会儿盐便走到池边喝水,然后又回来舔盐,如是来回多次。大象悠悠地用长鼻子将盐从地上卷起,送入嘴里,如此不停地重复着,地上的盐都吃光了,大象还依依不舍地用鼻子拱着地面,不愿离去。动物爱吃盐是一个事实,但绝大部分动物是没吃过盐的,他们之间会有什么不同呢,我不得而知。   旅馆有动物观察员,晚上负责通报动物的来访。每个房间都装有电铃,大概是一声为大象、二声为犀牛……,我没记住,想着反正只要铃一响起床就是了。旅馆里有观察记录本记录每天来访的动物品种及其数量,也供游人留言。夜里冷,旅馆便提供薄毯。夜里孩子们裹着毛毯如幽灵般地在极窄的过道里穿梭打滚。   9点多就关灯入睡,以便半夜听到铃响能起来。其实一直就半醒半睡的,总怕错过了些什么。铃没响,楼道里却传来了隆隆的脚步声,持续了很久,我终于呆不住了披上毛毯跑到了阳台,才发现阳台里人不少。射灯功率很大,把旅馆前照得明如白昼,两只水牛神态自若地吃着盐,吃了一阵便顺着水塘边走出了大门,最后消失在黑夜里。过了一会儿,大门边上出现了两只水羚,慢慢地又多了两只,大家既兴奋又安静地数着,最后一共来了7只。正数得高兴,观察员告诉我们楼底下来了一只獴,个头不大,骨碌骨碌的眼睛蛮机灵可爱的。这些夜里来吃盐的家伙生物钟都乱套了。   水塘中央有个长满水草的小岛,这天夜里上演了一出大象小鸟争逗的好戏,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难以相信。孤独的大象不知为何半夜里还胃口大开地在小岛上猛吃水草,啃得正高兴,这时来了一只鸭子般大小的白鸟,飞起来向象头俯冲过去,大象甩甩长鼻子把白鸟击退,沉着气继续吃草,可这白鸟不心甘,又一步一停地走向大象,刚想起飞又被大象的鼻子拨走了,如此反复多次,聪明爱玩的小鸟不气馁,大象稳坐泰山刀枪不入,鸟象相逗让我们个个掩嘴大乐。   十多天的旅程里,我们每天随着冉冉升起的太阳驱车走向原野寻找动物。期待着一场又一场视觉盛宴,直至黄昏时分。之后,繁星闪烁下的夜生活更加多彩,在旅馆的酒吧里品尝着咖啡,听黑人为你歌唱;露台上的篝火晚会鼓点嘭嘭;在小商店里找几件令人心动的纪念品;或者买一张乞力马扎罗雪山的明信片寄回远方的家中……这世界里有数不清的生灵,我想念那些雍容且充满活力的动物们,撒腿飞奔的马萨伊人、明眸皓齿满脸微笑的黑人朋友……是这些,构成了瑰丽的肯尼亚野性天堂。

 

 


 
信息类别:自助旅游- 自助游指南 返回顶部↑
雾里看山	庐山风景 四川黑竹沟图片 四川理塘塘风景图片 若尔盖风景图片
雾里看山 庐山风景 四川黑竹沟图片 四川理塘塘风景图片 若尔盖风景图片
 
木格措风景图片 四姑娘山风景图片 中甸风景:香格里拉 西藏图片:走进拉萨
木格措风景图片 四姑娘山风景图片 中甸风景:香格里拉 西藏图片:走进拉萨
 
+ 站内搜索 +
+栏目导航 +
+ 热点文章 +
+ 相关文章 +
+ Sponsored Links +
Copyright ©2005-2009 . China Holiday Travel Visit All rights Reserved  .  Tel: 0086-28-86082022 86082122 .  E-mail: tripschina#gmail.com
CYTS-四川省中青旅 · 旅行社经营许可证号:L-SC-GJ00005 .  网站ICP备案号: 05001981号
版权所有: 中国旅游网  保留所有权利  China Travel Blog.BIG5  Powered by Dongjin NET